188竞猜_188比分直播网平台_188足球角球比分直播

时隔 72 天,当当网和李国庆又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中。

再闯当当,李国庆想要完全接管当当

“暴力夺章”虽没有“逼宫成功”,但李国庆还有一步棋。

而早晚读书自去年 6 月上线迄今,总下载量才 53 万,在同行——樊登读书、喜马拉雅的亿级下载量面前,少得可怜。

随后,李国庆在某微信群中表示,“正在接受公安调查,就不接电话。”

从今日上午截止到发稿,李国庆已经连发 6 条微博,对此,网友也调侃道:别人都是线下开公司,李国庆叔叔在微博开公司,厉害厉害!

在我与俞渝产生分歧之时,当当公司的小股东出于信任和认可全力支持我,便使我获得了当当超过半数股份股东的支持,同时我也依法被选举为公司的董事长、CEO。在此,我再次谢谢当当股东的信任。我有责任、有决心带领当当的股东、管理层以及全体员工重整旗鼓、再创辉煌。

各位小股东、同事、行业同仁:

再这样不思进取自甘堕落,再这样玩弄权术争权夺利,再这样刻薄对待股东,员工,伙伴和用户,何谈公司价值?哪来当当的明天?我个人二十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固不足惜,可数十位小股东身家性命与当当捆绑在一起,他们的权益如何保障?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9月27日因纳卡问题爆发新一轮冲突。10月10日,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外长在莫斯科发表声明说,亚阿两国达成在纳卡地区停火协议,同意自当地时间10日12时起在纳卡地区停火。

狗血“夺权”大战还未结束

其次,对比李国庆自己创立的品牌早晚读书,当当网前景是光明的。雷锋网了解到,自 2016 年私有化退市以来,当当一直处于盈利的局面。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当当 2018 年实现一百多亿销售,GMV 大约为 150 亿至 160 亿。利润超 4 亿,公司持续 5 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

但俞渝显然不想顺遂李国庆的心愿。当日,在法庭审判时,俞渝力证其与李国庆的感情并没有破裂。表示在分居两年零五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一起旅过游,她过生日,李国庆也送过玫瑰花,甚至朋友送给李国庆的土特产蘑菇,也没忘记留给她一半。

对此,李国庆方面回应称,当当董事长李国庆携董事及代理CEO、政府事务副总、人力资源副总、市场副总、财务法务副总等依法(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公司章程)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希望俞渝配合交接。相信司法公正。

现在我恳请大家,拿出智慧和勇气,携起手来解决当当的治理困境,使当当焕发出新的生机。也请大家支持我的提议,并欢迎大家推荐有洞察、有能力、有担当、敢拼搏的有志同仁,一起推动当当自我变革,脱胎换骨!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报道,4 月 26 日下午,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率领四个大汉到当当网办公地点,目的是抢当当的公章和财务章;不仅如此,李国庆还张贴了一份所谓的 “告当当全体员工书”,称俞渝仅为当当网董事,无任何职权。

现在当当处在依法交接时期。打扰了。我作为当当董事长,首要目的是要保证当当的正常经营,这一点不用担心。请员工也安心工作,目前组织架构不变,大家各司其职。有盖章或者付款的需求,请联系我或者赴新当当筹备总部。当当上下游合作伙伴也不要担心,货款正常结算,对接人不变。

6 月 15 日,李国庆俞渝离婚案在北京东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按理说,俩人从去年已经撕破脸,一位当众怒摔杯子,称无法原谅俞渝,一位在朋友圈里 “扒皮”李国庆,直指他“梅毒、同性恋、全家人渣”,现在离婚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来自李国庆的一封信:

措施要求,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要严格落实各地在交通、住宿、餐饮、游览、购物等方面的疫情防控要求,督促服务供应商、合作商落实通风、消毒等措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应加强文明旅游宣传,推广“分餐制”“公筷制”等健康旅游新方式,倡导拒绝野味、理性消费。

措施要求,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要配备防护用品、加强风险研判和行前排查;游客应增强自我防控意识,在报名时主动配合出示健康码并在出行前再次核验。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应控制组团规模,从严控制团队人数,提倡小规模团队,分时、分批、分区开展旅游活动,避免游客聚集。

当当官方强调,当当顾客的正常购买、供应商的正常结算,都不会受影响。

随后李国庆还向合作伙伴发布说明函,表示 4 月 24 日李国庆经股东投票被选举为当当董事长兼总裁,全面接管当当。

6 年前我力行的卓越用户体验不进则退!

到目前为止,我和俞渝仍然共同持有公司 90% 以上股权,由谁来担任当当公司的 CEO、董事长,负责领导当当公司,这原是家事。4 年前,由于俞渝与我之间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存在很大分歧,出于维系家庭关系稳定、和谐等因素,我主动做出退让,双方约定:由俞渝管理当当公司 3 年,3 年之后,俞渝需要把当当公司的管理权交还给我。如今 4 年已过,俞渝依旧没有交还公司管理权之意。

大家好!十分感谢当当公司各位小股东、广大员工的信任、支持与付出。作为当当公司的创始股东,在公司成立后长达 20 余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实际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带领当当公司以及团队不断发展壮大。

那么,为什么李国庆如此放不下当当呢?

关于李俞之争,吃瓜群众只不过当成八卦在看,可对于我及众多小股东来说,这是一场自救运动,既是挽救我自己的权益,挽救小股东的权益,更是挽救当当,挽救未来,同时也是挽救俞渝,如果业务衰败,公司价值缩水,霸占再多股权也如同废纸。

李国庆表示,当当股东之间出现了一些纠纷是暂时的,当当没错,员工没错,合作伙伴没错。我们夫妻大股东之间没有做好,对大家造成困扰表示歉意。

12 点左右,李国庆再次通过微博发声称:

和俞渝分居近 2 年半的时间里,我认为自己在处理与俞渝的大股东分歧、当当公司治理僵局等重要问题的思考上,已经茅塞顿开。当当的经营必须抛弃夫妻店治理思维,摒弃私人情感的干扰,必须转向一切为用户服务,必须为所有员工和股东利益着想!当当不仅是大股东的,也是小股东的,是为当当奉献青春的所有员工的,也是全行业陪伴我们发展壮大的同行同仁的,更是全社会认可当当的读者的。

调整当当网组织结构及人员。聘请姚丹骞出任当当代理 CEO,主持公司全面工作;聘请陈立均出任当当 COO,负责公司各项业务的日常管理工作。

措施要求,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要预先掌握旅游目的地和客源地卫生健康部门、定点医疗机构信息,完善应急处置机制,发现疑似或确诊病例,立即落实应急处置预案,配合相关部门和单位做好患者隔离、密切接触者追踪等工作。

这样看来,李国庆的这一“夺权”战争誓要继续下去了。

很显然,俞渝并不是不想离婚,只是不想让自己处于不利地位。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家事已经变成国民吐槽事件,作为一名企业家,李国庆在与俞渝分居的两年里也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早晚读书。按理说,李国庆应当大度体面一点,放弃当当网,各自安好。但从李国庆的一系列夺权行为来看,李国庆的目的只有一个:实控当当网。

2019 年,其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规模同比增长 14.4%,网店保持了更快的增速,同比增长 24.9% 。

俞渝与我之间的离婚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尽管我是当当公司的唯一创始人,带领当当公司长达 20 余年,但俞渝一再使用侮辱、诽谤、拖延等手段,意图在财产分割时获得不当优势。我相信法律的公正性,股权作为夫妻共有财产,夫妻双方各自分得一半实属天经地义。

雷锋网 7 月 7 日消息,今日早间,当当网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二十多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公司已报警,目前处理当中。

如果说上一次李国庆公开抢公章是为了夺回当当的实际控制权,那么这一次李国庆又带人撬开保险柜,李国庆的目的则在于全面接管当当。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李国庆抢公章事件,调查结果为李国庆没有违法,不过,虽没有判定违法,但李国庆实控当当的愿望似乎还是没实现。

上午 11 点左右,当当网方面表示,李国庆已经被警察带走。

业界认为,跨省团队游恢复既满足居民旅游休闲需求,促进旅游消费增长,也推进旅游企业扩大复工,为文旅市场振兴注入“强心剂”。

请大家支持我和丹骞工作,一起推动当当再创辉煌!

李国庆为何无法放弃当当?

在确保纸书市场份额的基础上,必须推动当当实现业务升级和转型。二十年吃同一碗饭,在互联网时代已属奇迹,但是优秀的领导者必须有清醒的判断:这碗饭还能吃多久?我的战略构想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个锅就是要重构当当,使之成为中文世界最大的数字内容聚合分发平台。当当有这个潜能,我还有这个雄心,时候已经不早了,但现在仍然不晚。抓住内容产业全面升级的历史契机,发挥当当固有的用户和产业资源优势,拿出第二次创业的勇气和洞察,奋发踔厉,其命维新,实现凤凰涅槃,自我蜕变、超越和突破。

6 亿利润,百亿市值的当当从来不是当当人的目标,我们目标是 20 亿利润,百亿美金市值的当当!

尽管我对文化布局洞若观火,尽管我对当当豪情万丈,但我也深知我在带团队方面不足:我惯性的领导方式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团队成员自主性、积极性、创造性。我自认在经历再次创业后已痛改前非。在早晚读书的管理中,我尝试充分发挥员工潜能和积极性,启用集体决策并颇有收效,带来了非凡业绩。但毕竟老狗走新道磕磕绊绊,拟提请董事会,批准我辞去当当 CEO 职务,为此我提请董事会,选举原当当高级副总姚丹骞出任 CEO,我将仅保留当当董事长一职。

措施要求,游客乘坐汽车等交通工具时,应全程佩戴口罩。旅行社和旅游客运企业应在交通部门的指导下,做好汽车等交通工具的疫情防控相关工作。

当当网坚持李国庆已被警方带走,但李国庆在微博却不断活跃,力证自己未被警方带走,在他连发的几条微博中我们不难发现,李国庆一直在强调自己是当当董事长,所以,拿出保险柜的资料自然也“顺理成章”。

但还没等董事同意,李国庆在微博上又宣布了一项“重磅决定”:

下午 13 点左右,李国庆再次在微博发声,拟提请董事会,批准其辞去当当 CEO 职务,仅保留当当董事长一职。并表示希望在战略布局、核心高管选拔、投融资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搭建高效的公司治理结构,最大程度减少对职业经理人团队的经营决策干扰。

首先,众所周知,当当网从创立以来,一直实行的是夫妻店模式,李国庆夫妇拥有相近的话语权,既坐镇一线,又相互制衡。当意见难以形成统一时,会在战略上出现摇摆,从而错过黄金发展期。而这恐怕也是李国庆公开抢公章却不违法的原因之一。

所以,也就有了李国庆今日一幕。不过,从目前的事件进展来看,当当的“夺权”纠纷在逐步升级,双方后续很可能有更为激烈的手段祭出。

天眼查显示,俞渝和李国庆分别持有当当 64.2%、27.51% 的股权,共计 91.71% 的股权。也就是说,如果俞渝果断与李国庆离婚,作为共同财产的 91.71% 的当当网股权,很有可能会被一分两半。李国庆拿到夫妻共同股权的一半,加上 8% 小股东的力挺,李国庆可以彻底拿下当当网,合理合法地获得“权杖”。俞渝自然不会让李国庆轻易“得逞”。

老员工特别是管理层,是公司的核心财富。我们共同打拼了二十年,荣辱与共,甘苦备尝。在当当即将踏上新征程,翻开新篇章之际,我愿张开双臂,与每一位老当当人热烈拥抱,感恩你们为当当付出的青春和汗水。我也想与诸位相约:而今迈步从头越,期待你我携手并肩,一起走过下一个二十年!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因纳卡地区归属问题爆发战争。1994年,双方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武装冲突时有发生。

作为董事长,我希望在战略布局、核心高管选拔、投融资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搭建高效的公司治理结构,最大程度减少对职业经理人团队的经营决策干扰。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而这场夺权大战也远没有结束。

与其说这四年我脱离当当,不如说是在思考老当当,探索新当当,为当当寻找和发现新的出路和突破口,设计和规划当当的蓝图和价值点。时不我待,当仁不让!老骥伏枥,使命必达!

10月17日,亚阿两国宣布达成在纳卡地区实施人道主义停火协议,同意自当地时间18日零时起实施人道主义停火。这两个停火协议生效后,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协议发动攻击。

细心的网友可能都发现了当当网和李国庆的回应时间几乎不差多少,双方也各执一词。

争产不是我的初衷,而是出于对当当过去几年痛失战略机遇深感痛心。在被迫离开当当的几年时光里,我看着当当一而再、再而三地错失战机、背离当当初心越行越远,感到无比痛心、无法容忍。5 年前我布局的:出版,电子书,网络文学,影业 ip,实体店,文化地产,时尚自有品牌百货等,这每一个领域本来都有机会增长出一个新的当当网,本该获得老当当纸书同等的利润。更让我忧愤的是,我一再督促但缺乏流量支持的知识付费业务,缺少布局,毫无起色,以及已经初具规模的平台百货乏善可陈,日渐沉沦。

紧接着,当当再发声明称:李国庆说接管是假话,已被警方带走。

但李国庆的好戏依然没有结束。